The National Gallery✕Juliette et Justine- -"Flowers in full bloom"- -Art Column-

Flower in a vase-最绚烂的假面舞会 

  裙子Flowers in full bloom柄图中所使用的画作是来自伦敦国家美术馆保罗•特奥多尔•范•布鲁塞尔(Paul Theodor van Brussel)的画作“Flower in a vase”。

保罗•特奥多尔•范•布鲁塞尔,Flower in a vase


   整幅画作由各种绚丽的鲜花组合而成,花瓣上点缀着蚂蚁、蝴蝶等小型昆虫。花瓶的右下角放置着一个精致地鸟巢,远处绿色的背景中还可以隐约看到森林的模样。整张作品在极尽奢华炫丽的氛围中又融合了一丝自然且粗犷的味道。然而,这个看似极其自然或是随意放置的花束实际上是画家精心设计的结果。

鸟巢和作者签名

背景的森林和昆虫

  首先是它的构图。画面中最昂贵的蓝色鸢尾花,作为整张画的主角,被径直地插在花瓶正中央。接着从左下方的粉色玫瑰到右上方的黄色郁金香,花朵沿着一条直线逐渐升高,和垂直的鸢尾花形成了一个稳定的结构。 弯曲的花茎和小花自然地分布在它们周围,使整个画面变得更加饱满,在有序中形成一种艺术性的无序感。

 接着是对花朵的选择。 事实上,画作中的所有花朵们的花期并不是在同一时间。布鲁斯尔在它们各自盛开的时候进行写生与记录,并根据需要再将它们组合起来。所以花瓶里的花也是人工的,经过作者精心计算后的结果。

 油画作品“Flower in a vase”是一场绚烂的假面舞会。热闹的气氛,夺目的舞台。 演员们身着华服,戴着神秘的假面粉墨登场。 有的是热情的红色,有的是优雅、冷酷的蓝色,还有的是可爱的白色和粉色。 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是谁,或是来自哪里。 你能看到的只有这充满了谎言与秘密,混乱但又令人愉快的歌舞盛宴。 布鲁塞尔的这副画作既是对大自然丰富性的赞美,也是一场巧妙且带有欺骗性的幻觉。

花卉静物画-财富和涵养的象征

 作品“Flower in a vase”属于静物画,静物画主要在16世纪初的荷兰得到了大的发展。 推动静物画发展的原因主要有两个,首先是荷兰植物学的兴盛。 伴随着海上贸易的蓬勃发展,人们逐渐对从国外带来的植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由此各地开始展开了对园艺和花卉新品种培育的研究,植物画也逐渐受到了欢迎。

   第二个原因是由于商业的发展,来自富人们的需求。对于当时的贵族和中产阶级来说,收集珍稀植物品种的绘画是向公众展示自己的财富和文化涵养的绝佳方式。 其中绘有中国瓷器、威尼斯玻璃器皿、银制餐具、珠宝、进口水果和植物等昂贵物品的静物画最受欢迎,这些静物画也通常被陈列在主人的客厅里。 大朵的玫瑰花、蓝色的鸢尾花、盛开的郁金香,画家们为了满足客户们的欲望和虚荣心,无论是什么季节,画家把他们能找到的所有鲜花都集中在一幅画中,通过仔细的计算构图和颜色,用他们高超的技巧完成了一幅又一幅的精美绝伦的作品。

浪漫主义芭蕾舞裙-如梦般轻盈的舞裙

   此次裙子Flowers in full bloom的外形设计灵感来源于芭蕾舞裙,尤其是19世纪浪漫主义的芭蕾舞裙。在19世纪的法国,芭蕾舞在浪漫主义文学的影响下迅速发展,有关仙女和幻想世界等主题开始流行。为了在舞台上表现这个梦幻般的世界的轻盈,钟形的浪漫主义的芭蕾舞裙应运而生。当时对女性暴露皮肤的禁忌也在逐渐减弱,由此透明的、可以看到皮肤的布料也被逐渐采用到了裙子的设计中。 如果人们回想起那些穿着钟形芭蕾舞裙的美丽舞者,就一定会想到这些舞者最忠实的记录者,19世纪的法国巴黎的画家,埃德加-德加的作品。

埃德加-德加,The Rehearsal of the Ballet Onstage

 裙子Flowers in full bloom:只到锁骨的小圆领,小巧的泡泡袖,胸口贴合身体的曲线的心形剪裁,使身体看起来更加挺拔,脖子的线条如舞者一样修长的同时,又给人以一种宫廷贵妇般的优雅。 手臂部分由带有菱形图案的透明的纱制材料制成。盖过手掌的长度,既体现了女性魅力,同时也给人一种低调矜持的温柔。 手腕处如花瓣般绽开的褶皱薄纱和裙摆下缘上下呼应,为裙子整体打造了一个轻盈柔软的质感。过去的芭蕾舞者会经常佩戴珍珠饰品,为了重现当时舞者的优雅气质,裙子在背部和手腕处的设计中都有加入珍珠质地的纽扣。

  穿着她走动起来时,裙子整体会随着身体的摇摆而自然的飘动,犹如翩翩起舞的芭蕾舞者,或是在花丛间穿梭的仙子,迈着轻盈优雅的步伐、明艳,可爱、但又美丽动人。

裙子 Flowers in full bloom

Back

简体中文